上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上海快3走势图表走势图分布图 乳山網 乳山宣傳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
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
乳山口風云錄(二)
正文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乳山 > 文史 >
  2017-11-28   來源:乳山網(乳山宣傳網)   作者:于家廣

孫振先劫持十二區區中隊

《中共乳山黨史大事記》記載:1945年8月17日,國民黨投降派孫振先率殘部200余人,夜間偷襲乳山縣十二區區中隊,劫持干部、戰士23人,乘船逃往青島。途中排長于幸福、班長于天運準備奪槍與敵人搏斗,被敵人發覺,當場將兩人投入海中并開槍殺害,其余押往青島。

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后,除盤踞于煙臺市的白書普部保安隊外,蓬萊的郝銘傳部、牟平縣的紀顯邦部、福山縣的張立業部及孫振先部等,都紛紛逃到煙臺,煙臺市日偽軍總數增至5000人。他們負隅頑抗,拒絕向八路軍投降。為了迫使日偽軍向煙臺抗日武裝力量投降,由東海獨立團、乳山獨立營、昆崳獨立營、牟平獨立營和煙臺大隊等組成的攻煙部隊2000余人,于17日向盤踞在煙臺及其附近縣城的日偽軍展開全面進攻。部隊迅速攻克遲家、黃務、宮家島和上夼南山等日偽重要據點,形成對煙臺市區的嚴密包圍。眼看自己被我軍消滅,包括孫振先部在內的部分敵人開始撤離煙臺,尋找活路。

高元祝,乳山寨鎮盤古莊村人,今年86歲。他說:“那一天,我在家織布機房看門,村長高瑞彩到我們家開會。他喜歡喝茶水,就叫我燙兩壺水給他。忽然有人送來情報,說孫振先沿乳山河下來,要求派人堵截。村長一聽這個殺人不見血的土匪司令孫振先過來了,嚇壞了。他先把我藏在地瓜窖里,后出去組織民兵堵截孫振先。可他們到了乳山河后,孫振先早就往南去了。”

當時乳山縣十二區區中隊駐防在到根見村,小管村邵昌樂的父親也在里面。他們住在一村民的六間的房子里,這六間房子中間有一堵墻,把這棟房子分成東面三間,西面三間。因為院墻上有一個小便門,所以東西兩個院子是相通的。當時區中隊隊員住在東屋,區中隊的廚房設在西屋。據說區中隊前一天還會餐過,準備第二天離開到根見村。

邵先澤,乳山寨鎮小管村人。他說:“這一天晚上,土匪孫振先裝扮成我八路軍來到乳山口西海岸,搶劫了到根見村的幾條漁船后,又來到十二區區中隊的住處。因為他們都在睡覺,被孫振先捂‘家雀’了,最后把他們劫持到青島了。那一天,天還不太亮,區中隊一個廚師早早起來到群眾家去借‘火種’,準備回來做飯。當他借到‘火種’回到西屋時,發現東屋有吵鬧聲,感覺不正常。他趕急從后窗跑出去,跑到后山,逃出這次劫難。這個廚師是到根見村人,叫高賢瑞。這些隊員被劫持到青島后,被嚴密地看管起來。在看管的人員中,有一個人是我們這兒的人,北司馬莊村的一名區中隊隊員就跟他套近乎。因為老鄉關系,這名看管人員決定把北司馬莊村的這名區中隊隊員放跑。他說:‘你只管往北跑,北面是一片果園。你跑的時候,我假裝往天上開槍。’就這樣,這名隊員從青島跑回了家。1958年在修院里水庫時,我碰到這個人。他給我講了這件事。”

那么孫振先為什么老遠從煙臺逃跑過來,又到到根見村把乳山縣十二區區中隊的隊員劫持了呢?

邵先澤說:“這個桃源村距到根見村很近,一個村在山的南邊,一個村在山的北面。傳說海陽縣桃源村有一個地主與煙臺孫振先有聯系。他了解乳山縣十二區區中隊在到根見村駐防的情況,就寫密信告訴了孫振先。因此孫振先決定從乳山口逃跑到青島,再劫持住在乳山口西海岸的十二區區中隊,到青島國民黨那兒好論功行賞,提高自己的身價。”

孫振先,原牟平縣初家鎮孫家灘村人,組織地方游擊隊,與共產黨作對,是一個出名的殺人魔頭。1943年春夏之交,他把時年28歲的受傷的房守基活埋了。房守基,現乳山市午極鎮房家村人,1938年參加了牟平縣人民政府的保安隊,同年10月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后由戰士升為保安隊長。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他長期活躍在牟平,福山一帶,抗日救亡,殺敵除奸。多次深入敵人內部,虎口拔牙。房守基的保安隊猶如一把銳利的尖刀,神出鬼沒地在敵占區中穿來穿去,使敵人深感頭痛而無法對付。

與國民黨軍斗爭的重要陣地

抗日戰爭勝利后,由于形勢相對穩定,進出乳山口的商船還是比較多的,其中一些商船專門為膠東解放區運送軍用物資。因此國民黨軍隊的快艇經常流竄過來,搶劫停泊在乳山口港的商船。為此,我軍民給予堅決的打擊。

大約在1945年9月份,青島國民黨軍乘坐著一只快艇先后兩次流竄到乳山口內,拖走兩只滿載棉花的商船,給我們造成重大的損失。

針對國民黨快艇的囂張氣焰,姜家莊村黨支部書記姜世忠安排村里基干民兵連加強對進入乳山口內的國民黨軍隊的快艇進行監督,以便消滅進犯的敵人。

大約在10月份,國民黨軍隊的又一只快艇流竄到乳山口,再次準備搶劫商船。這只快艇剛進乳山口外,就被在地里干活的姜家莊村基干民兵發現了。民兵的警報哨子被“嘟嘟”地吹響了。這個村的基干民兵連副連長、兼姜家莊鄉基干民兵教練官姜玉良立即組織起十幾位基干民兵奔赴乳山口東海岸,并進入山坡的戰壕里隱蔽起來。

當這只快艇進入射擊范圍時,姜玉良一槍擊斃船上的駕駛員。

姜玉良,海陽所鎮姜家莊村人,今年90歲。他說:“我是打兔子出身,槍法是八九不離十。當時這只船距我有二百多米遠時,我就看見船上玻璃窗內的駕駛員。我朝著這個駕駛員的頭上一瞄準,一槍把他打死了。”

過了一會兒,這只快艇熄火了。失去動力的快艇,隨著海浪開始在海里飄蕩。又過了一段時間,快艇上的人員開始拋錨,被固定在海里。

由于不了解快艇上的敵人武器裝備情況,姜玉良指揮民兵繼續監視,自己趕到所陳家村向上級匯報情況。縣上立即安排大莊村的一只船進入乳山口,靠近這只快艇。快艇上的三個人很快繳械投降。后來這只快艇被拖到大莊村后的蘆葦蕩里,被隱藏起來。船上的三個人和四支步槍被上級帶走,死去的那名駕駛員被埋葬在大莊村附近的海邊。

后來國民黨的飛機過來兩三次,尋找這只快艇。

姜玉良說:“這只快艇被拖進蘆葦蕩里,上面覆蓋著蘆葦,敵人的飛機根本發現不了。”

當時,為了防止國民黨軍進犯乳山口,保護進出乳山口的商船,乳山縣獨立營的一個連常年駐防在乳山口,有一段時間住在旗桿石村,有一段時間住在劉家莊村。

段會善,下初鎮段家村人,今年92歲。他說:“我1946年在乳山縣獨立營當兵的,我們連專門把守乳山口,連長是萬口村魏常仁(音)。大約是1946年春天的一天,國民黨的一個汽艇闖進乳山口,我們連立即帶著槍炮到了大乳山西坡的戰壕里隱蔽起來,準備戰斗。后來發現這是一艘國民黨的商船,上面沒有國民黨兵。在縣獨立營的配合下,東海關乳山口分(支)關高祚(盤古莊村人)等人登上了這艘商船,并將船上的電臺掐斷。最后把這艘船開到乳山口。這個船上裝有大量的美國香煙、橘子粉和襪子等。我們獨立營的戰士搬了三天三夜,才把船上的東西卸下來。”

南黃島村東北方向有一片海域叫蠣子圈,這里海闊水深,是南來北往船只良好的落腳地和避風港。因此這里來往的船只很多,民兵就在這里設立檢查點,對停泊的船只逐一進行檢查。

1947年9月的一天,五只來路不明的帆船在蠣子圈拋錨避風。村里立即組織民兵帶著一顆手榴彈前去盤查。在檢查一只船的船艙的過程中,發現里面有一個人,還帶有一支手槍。民兵們由此判斷這些船一定有問題,他們可能是國民黨特務。一民兵立即上前從這個人手里奪取手槍,可遭到這個人的抵抗。其它船上的敵人一看形勢不好,首先向民兵開了槍。民兵們也立即進行了還擊。由于緊張,一民兵把沒拉險的手榴彈直接扔到敵人的船上。

在這次戰斗中,南黃島村民兵把一個敵人拉下船來,其他人駕船逃跑了。

宋京榮也參加了這次戰斗,左臂還受了傷。他說:“那時候,我們海島民兵也沒有什么武器能打擊敵人,也沒有辦法報告上級,眼看著敵人逃跑了。敵人逃跑時,把宋玉平、宋欽仁兩人拉走了。聽說這兩個人在外海被掀到海里。”

在這次戰斗中,民兵宋玉平、宋欽仁、宋忠吉和宋寬吉犧牲了。解放后,這四位民兵英雄被追認為革命烈士。

新四軍返回南方的口岸

1946年6月,蔣介石悍然撕毀停戰協定,向解放區發動了全面進攻。我軍奮起自衛,華東陳、粟大軍在蘇中地區七戰七捷,然后根據黨中央“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的指示,主動放棄一些城市,向蘇北、山東一帶轉移。華東局財委也迅速作出了戰略轉移的決策,布置華中銀行各印鈔廠既要服從全局,安全轉移,又要千方百計堅持生產,保證軍需任務。經過周密安排,各印鈔廠先后落腳臨沂、諸城和乳山。后來部分人員又從乳山返回蘇北,開始新的征程。

1947年9月,根據黨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中國人民解放軍準備向國民黨軍隊進行全面大反攻。10月初,華東局決定組織一批精干的干部和技術骨干到蘇北去,那里有大片解放區,亟待建廠印制鈔票,以供大反攻時恢復經濟、發展生產等所需的大量貨幣。當時,大批人員從陸路轉移困難很大,上級決定從海上秘密返回蘇北。

封成在《鐵軍》一文中回憶:1947年10月8日,根據上級指示,把隱蔽在崖子一帶的華中印鈔廠的男女干部和技術工人一百多人集中起來,編成若干個班、排,還分發了幾十支長槍和一些手榴彈,在石楚玉廠長、呂鳳沙書記的帶領下上了路。除了兩位廠領導,其他人誰也不知道這次行動的目的,只是默默地一個跟著一個向前走。

大約晚上9點多鐘,他們來到海陽所的一座廟宇內。廠領導要求大家就地休息,不準外出,不準唱歌,不準高聲喧嘩。大家坐在廟中,各自都在心里猜測:這么神秘行動,一定是要我們通過海上去完成一項重要的任務。

果然不出所料,不一會兒,呂書記就召集全體共產黨員開動員會。他激動地低聲向大家說:“同志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今天晚上,我們就要從海上乘帆船返回蘇北解放區去建廠生產,迎接大反攻了!”

大家一聽,心情頓時激動起來,真想大聲歡呼,真想使勁拍手。但此時此刻,不允許大家這樣做,因為這次行動是絕對保密的。雖然聽不到大家的笑聲,但是同志們的臉上都綻開了朵朵歡愉的花。

呂書記接著說:“從海上乘帆船回蘇北,神不知鬼不覺,國民黨也不會想到我們會從海上走。但也不是沒有危險,我們要經過國民黨占領的青島、連云港等地。海上可能遇到國民黨的軍艦巡邏,可能遇到國民黨的飛機偵察。我們每個共產黨員,要帶頭嚴格遵守紀律,服從命令聽指揮。如果一旦被國民黨軍發現,我們要跟他們拼,做好犧牲準備,絕不當俘虜。”

黨員會議結束后,石廠長又召集了全體隊員會議,宣布了晚上的行動,以及乘船的注意事項和組織紀律。

在廟內吃過晚飯,兩位廠領導就領著大家上了租來的兩只寧波帆船,告別了乳山。經過幾天的顛簸,10月11日清晨,他們返回到蘇北射陽。石廠長興奮地向大家宣布說:“到家了!到我們蘇北解放區了!”

姜秀明,海陽所鎮姜格村人。他說:“華中印鈔廠的干部職工落腳的那個廟宇可能是泓興院,他們出發的港口可能是泓興院北不遠的保福溝北的乳山口的一個海岔子。”

華中建設大學是華中解放區培養革命干部和建設人才的新型大學。1945年初,中共中央華中局創建于淮南解放區盱眙縣的舊鋪鎮新鋪村,抗戰勝利后遷往淮陰續辦。1946年3月,建大由中共中央華中分局領導,計劃辦成比較正規的多學科大學,但由于國民黨反動派發動內戰,學校被迫從淮陰長途遷移。1946年10月,建大北撤至山東省莒南縣,1947年3月18日到達海陽縣,校部駐盤石店。大約在9月底10月初,戰火逼近東海地區。華東局決定建大停辦,全校師生從速向東北轉移。

至此,歷時三年的華中建設大學實際上已經結束,李亞農校長和夏征農副校長率領教授們和縣團級以上干部渡海去了東北解放區。校部與各預科部組成的臨時干部和各系干部、學生以及建大附中的師生先后趕往石島和乳山口,準備乘船向東北撤退,只因通道被敵艦封鎖,除少數撤往東北外,其余均未及轉移,仍回海陽或在乳山等地分散在群眾家中隱蔽。

但因我軍已在附近地區與敵激戰,大批華中同志無法集中隱蔽,因此決定突圍。經取得有關部隊和東海地委、當地縣委同意后,有的由部隊護送,多數由兵站安排分別組織突圍。經一個多月長途行軍。歷盡艱難險阻,最后到達魯中的華中分局駐地和魯南華東局駐地附近。后經組織安排,建大一部分同志被調到軍事、黨政機關和財貿、文藝部門工作,大部分同志學習一段時間,分別參加山東和新解放區工作,在各種崗位上為奪取解放戰爭的勝利和中國革命的勝利貢獻力量。

1947年3月,由于時局的發展,新四軍衛生部、華東白求恩醫學院、華東國際和平醫院以及部分傷員被迫轉移到乳山境內,進駐騰甲莊村。后來,我軍粉碎國民黨軍對膠東解放區的重點進攻,并對國民黨軍進行大反攻,時局發生逆轉。因此進駐乳山的新四軍部分人員通過乳山口返回南方,踏上新的征途。

總之,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年代,膠東軍民在乳山口一帶與敵人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譜寫出一曲曲輝煌的樂章。而乳山口承接了我軍大量物資和人員的轉運任務,這注定為它增添了更加輝煌的紅色歷史。


分享到:
25.7K
打印 關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vuxxq.icu.乳山網(乳山宣傳網)版權所有
乳山網(乳山宣傳網)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乳山網(乳山宣傳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主辦:中共乳山市委宣傳部 地址: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11010253號-4 Power by DedeCms
上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